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

广州政协主席:卸任要彻底 坚决不去兼职
发布时间:2012-01-10

林元和卸任市政协主席前,近日接受了记者的专访。(记者宁彪/)

精彩语录

"有人认为,领导最好不要搞微博,领导就不能跟人家商量问题么?怕挨打、怕拍砖,那是水平问题。"

"政协委员虽然说了不一定算数,但影响力很大,有些人官很大,但并不一定有政协委员的影响力那么大。微博泼起水来,扔起菜来,不得了的。给个处分,很多人都不怕,但若被舆论盯上,他就很害怕了。"

"(微博)不写不行,本来(我有)六万多个粉丝,马上降到两万了怎么办?"

"有些人很忙,既然忙没有时间参政议政,可以换人,政协委员不是论官大小,到政协别来当领导。"

"我主动向省委提出不再连任了。卸任就要卸得彻底,坚决不到其他地方去兼个什么职位,不搞了,干事情的人大把。"

--林元和

林元和接受专访透露,自己是主动向省委提出不再连任谈及颇受称道的在政协大推微博议政,他直言:

昨日下午,政协第十二届广州市委员会第一次会议闭幕,担任广州市政协主席20个月的林元和卸任。

2010416,林元和从佛山市委书记任上调任广州,回到这个他曾经工作过7年的城市,等待他的,是一个全新工作岗位——广州市政协主席。

与林元和有过接触的很多人,对他的评价中有个共同点是:有想法、有智慧。在主政佛山期间,他的这种特点,得到了最大的展示空间,并为当地官场带来了一场头脑风暴

而在佛山普通市民眼中,林元和则显得有些时髦”——开口都是新鲜词、新观念。也正因此,其颇受媒体追捧。谈起林元和,佛山多位媒体同行都说,跟林元和不怕没新闻,怕的是稍微跟不住漏新闻。

而在广州市政协主席这个位置上,虽然只有短短的20个月,但广州市政协工作的风气也可以说打上了他的一些印记:从亚运软环境议政、无纸化办公、再到微博议政、委员考核……凡此种种,都是新气象。

卸任前,林元和接受了新快报等媒体记者的专访,畅谈了他的工作、他的生活。

谈佛山

宁可掉几百亿GDP把环境搞上去

林元和主政佛山期间,最为人称道的,也最广为人知的,是关闭了大量陶瓷厂。佛山是靠陶瓷起家的。林元和评价说,佛山的陶瓷做得确实好,陶瓷能做到像皮革、木头、不锈钢一样,连摸起来的手感都很像

遍地开花的陶瓷厂,拉动佛山经济一路狂奔,但带来的环境问题同样不容忽视。林元和形容刚到佛山时的印象是一片白茫茫,疑是地上霜拉高凝土的卡车,弄得全城一片灰白,一个烟囱一天可以喷出几十吨的灰尘。

但当时要说关陶瓷厂,风险相当大,当时是金融危机,所以这一仗也打得最漂亮。当时很多干部也不理解,很多人会失业,怪罪下来不好交代,说是不是换个时机?

林元和说,他并不是蛮干,他也曾算过账,要关掉的陶瓷厂,GDP只有几百亿,而对于工业产值过万亿的佛山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于是他才能脱口而出:宁可掉几百亿的GDP,也要把环境搞上去。

从政多年在佛山干得最精彩

在治理汾江河时,林元和同样遇到不少阻力。有人质疑他说:汾江河一辈子都没有挣过40个亿,花40亿治理划算不划算?甚至有人质疑他是在维护广州的利益。

苏州河不治理,上海还有什么价值?汾江河不治理,佛山还有什么价值?林元和说,他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哑口无言了,大家很形象地理解了汾江河治理的意义。

关工厂、治汾江、种树,再加上创造了不开发区概念,林元和因此在佛山得了个环保书记的头衔。

但他自认为,这还不足以完全概括他在佛山的工作,说我是环保书记,那是小看我了。他把在佛山的工作概括为种树、修路、搞项目,环境保护只是其一。

修地铁、修高速、引进一汽大众项目等等。林元和说,他也知道第三产业赚钱,但佛山的命就是搞工业,工业是佛山的优势,第三产业无论怎么努力也争不过广州,只有跟广州错位发展,佛山才有空间。

佛山的这段工作经历,林元和很看重,他自认为,从政多年,在佛山干得最精彩,佛山三年半,是一生当中干得最精彩的几年。他解释说,这段时间他的想法都能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

谈广佛

广佛同城,老林还是挺有功劳的

应该说,广佛同城,老林还是挺有功劳的。林元和说,广佛同城这个词是他最早提出来的,但并不能算是他的独创,而是在原有的广佛同城化广佛都市圈这些提法的基础上发展而来。

谈起广佛同城这个词的由来,林元和直言,他当时到佛山之后,想要干几件事情,也想让佛山人知道奋斗目标是什么。广州很牛,佛山也很牛。

他举例说,他到佛山后,要干的第一件事情是想让停下来的广佛地铁项目重新启动。当时广州提出由广州地铁来修,而佛山很多人建议让香港来修,别看广州佛山挨着,但佛山有时候尾巴翘得也挺高,不崇拜广州,崇拜香港

但好在两个城市之间互补性非常强,他想来想去,觉得广州同佛山的关系,类似纽约与新泽西,两个城市之间都是挨着。纽约搞服务业,新泽西则是搞制造业,用广佛同城来定位广州和佛山的关系,再贴切不过了,当地干部群众一听,立马就理解了佛山努力的方向。

谈工作

委员不是论官大,到政协别来当领导

谈起政协工作,林元和直言,他是干经济出身,对于政协的理解,知道其重要,应该关心,在佛山当市委书记时,政协要钱给钱,要什么给什么,让参加什么会,只要时间不冲突,他都会去参加,很多人还做不到我这一点呢

但真的到了政协工作,他才发现自己还是个新兵,很多东西要学。熟悉之后,他的老毛病又犯了。两大主题三大职能是怎么体现呢?怎样才能更好履行职责?如果按部就班地来做,没什么好做的。

要与时俱进。林元和说,他刚上任广州市政协主席时,第二季度的选题已经定好了,主题是围绕经济结构调整方面的。政协工作要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当时广州最重要的事情是亚运会,而当时离亚运会只有半年多时间,政协要围绕亚运会为主题,才能与大家合拍。林元和认为,开亚运会不仅是一场比赛,比拼硬件建设,分不出个子丑寅卯来,花了那么多钱,提升广州的整体素质和水平、提高广州的国际影响这才是最终目的。而恰恰提高人的素质是最难的。人的素质,就是软实力。为此,他临时更换议题,最后定下了亚运软环境建设的选题。随后,无纸化办公、微博议政、增加委员名额吸纳新社会阶层等一系列新举措接踵而至。

随着对政协工作理解的加深,林元和渐渐意识到,政协的主体是委员,政协工作成效,取决委员的素质,调动委员的积极性,加强对委员的考核也提上了议程。

政协委员不是评劳动模范,是代表界别来参政议政。林元和说,有些人很忙,既然忙没有时间参政议政,可以换人,到政协别来当领导政协委员不是论官大小

谈微博

"不写微博不行,六万粉丝降几万咋办?"

在广州市政协工作的20个月里,人们印象最深刻的,当属"微博议政",而林元和对此也颇为自豪。

"两三岁小孩都知道拿个iPad来玩游戏了。"林元和说,近4亿的网民在用微博,为何不向微博靠拢?政协的参政议政要跟群众的生活联系起来,没有比互联网更好的东西了,通过互联网增强政协工作的开放性,这是当时搞微博议政的初衷。他列举了"微博议政"的三个理由:集思广益、便于交流、引导作用。"有人认为,领导最好不要搞微博,领导就不能跟人家商量问题么?"林元和认为,交流交流没什么不可以的,怕挨打、怕拍砖,那是水平问题。

此前,林元和在人民网开通了实名微博,是否会到其他地方开微博?

"以后我退下来以后再去游游水吧。"林元和解释说,他现在发微博,大多数都是政论性的,人民网这个平台就比较适合。但最近,他开始逐渐地转变"文风",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有点"小转转""开始谈羽毛球,要卸任了嘛,今后不能再写是政协主席了,但名字不改"

"不写不行,再写政论也不行,本来六万多个粉丝,马上降到两万了怎么办?"林元和笑言,他要通过微博,逼着自己继续不断地学习,接触新事物。

谈政协

推进协商民主政协大有作为

近些年,就全国范围而言,来自政协的声音日渐受到重视。而在目前的政治体制和制度设计之下,政协已成为社会主义民主的一个重要表达的途径,由此引申出来的协商民主,成为学界和不少学者研究的话题,协商民主的方向和空间在哪里?

"人大是选举民主,政协是协商民主。"林元和说,协商民主可以更广泛性和更充分性,推进社会主义民主,就要把选举民主和协商民主结合起来。推进协商民主,政协大有作为。

林元和说,推进协商民主,需要发挥政协的监督作用。政协的监督和人大的监督也不一样,政协不可以像人大一样的监督,怎样用协商民主来加强民主监督?

"批评也是一种监督。"他接着说,政协委员虽然说了不一定算数,但影响力很大,有些人官很大,但并不一定有政协委员的影响力那么大。

"微博泼起水来,扔起菜来,不得了的"

"给个处分,很多人都不怕,但若被舆论盯上,他就很害怕了。"林元和说,最近有个领导干部要见他,原因是网上有很多对他不利的话,这说明舆论的力量是非常大的。

谈卸任

卸任后坚决不到其他地方兼职

"我不是退休,63周岁才能退。"林元和纠正了记者们的话,他说,他现在只能叫卸任。虽然不当主席,但还是公职人员。他解释说,按照中央换届的要求,61周岁以后就不能再提名。"如果201010月份开会,我就没问题了,现在开会,我超了两个月。""我主动向省委提出不再连任了。"林元和说,早在半年前,他也同时向时任广州市委书记的张广宁表达了类似的意思。林元和说,"卸任就要卸得彻底,坚决不到其他地方去兼个什么职位,不搞了,干事情的人大把。"

退下后会做公益还要学外语

"有些人退下来会很寂寞的,我不会。"谈到卸任后的生活,林元和直言,各种会少了,会慢慢淡出社会视野,但时间留给了自己。他说,他会利用这段属于自己的时间,做点公益事业,"做点困难学生的助学活动"。而他初步确定要帮助的地方,一个是曾经插队过的安徽农村,另一个就是广州,"能帮多少是多少,毕竟钱不多"

"把外语再捡起来,今后出国旅游不带翻译,可以省下不少钱。"林元和说,他还要重拾自己的业余爱好,比如说弹弹钢琴、拉拉小提琴、打打拖拉机,再打打球锻炼身体、带带小孙子。

谈从政

没有遗憾,让群众去评价

卸任广州市政协主席后,林元和有没有哪些理想没有实现呢?

"没有!"林元和斩钉截铁地说,"我很渺小,做不了很多事,在中国会做事的人很多",如果说真有什么伟大理想没有实现的话,接下来的几代人也实现不了。

他说,他当年从上海到安徽插队,当厂长、当县委书记、省经贸委主任,再到广东工作,从副市长做到如今的政协主席,"有这么多经历,人生足矣"

如何评价自己在广州市政协这段时间的工作?

对此,林元和直言"最好让群众去评""自己评价比较难,也看不清自己,恰如我看不清自己的耳朵"

林元和在广东工作经历

19991月后,广州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

200212月后,广州市委常委,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

20033月后,广州市委常委,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党组副书记;

20058月后,广州市委副书记兼市委党校校长;

200610月后,佛山市委书记;

20071月后,佛山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20104月后,广州市政协主席;

201219,卸任广州市政协主席。

记者手记

身居高位,亦能拿得起放得下

没有不透风的墙。有关林元和要卸任广州市政协主席的消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流传,而在去年12月,这种传闻达到了顶点。

记者向市政协打探,几次都无果而终。直到去年1210日左右,才把信息落实。但当提出要专访林元和时,已经有多家媒体找上门来了。为节省时间,林元和最后把几家媒体约到一起,来了个"群访"。在长达3个多小时的采访中,记者意犹未尽,林元和又当场约记者们来个"下半场",择日再来。如此作风,怕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大家对林元和之所以如此感兴趣,在看了前面的访谈文章中后,读者们也基本都明白了缘由:林元和确实有料。

有料,又能说,说了之后又不因记者犯了芝麻大的差错而斤斤计较,这样的官员,走到哪里,都会成为媒体的追捧对象。

拿得起放得下,是为真性情。就主动卸任政协主席这件事而言,并非一般人能办到,按照中央的规定,到林元和这个级别的官员,可以干到63岁,但如今他刚61岁出头,迷恋权力者,很可能会选择再干两年,按照林元和自己的说法是"做做工作,还是可以继续干下去",但他毅然地选择了卸任,这才难能可贵。

"一不做,二不休",这是广州市政协工作人员对林元和卸任后状态的一个形象描述。事实上,他也确实休息不了,公益,是他的下一个工作,等待他的,将是一张张渴望读书的孩子们的纯真笑脸

来源:新快报


打印关闭窗口